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美食

楊冪轉型之作口碑票房雙撲街,被人民網公開炮轟,流量小花們該何去何從?


更美扒扒扒噹噹當,所長在開頭要先跟大家透露一下,今天文末有福利哦,堅持到最後有驚喜!— 我是正文分界線 —楊冪的流量之路走到頭了。10月19日,楊冪,郭京飛,李鴻其主演的電影《寶貝兒》正式公映,首日23.3%的同期最高排片量,卻只有1100萬的票房。上映2天,被同期排片量不如自己的《我的間諜前男友...

- 2018年10月23日
- 更美扒扒扒

更美扒扒扒

噹噹當,所長在開頭要先跟大家透露一下,今天文末有福利哦,堅持到最後有驚喜!

— 我是正文分界線 —

楊冪的流量之路走到頭了。

10月19日,楊冪,郭京飛,李鴻其主演的電影《寶貝兒》正式公映,首日23.3%的同期最高排片量,卻只有1100萬的票房。上映2天,被同期排片量不如自己的《我的間諜前男友》反超1000萬票房。

而第四天,排片量就下滑到10.5%,被《我的間諜前男友》反超排片量,票房更是被反超2000萬。

楊冪曾與《寶貝兒》導演劉傑的互相調侃。

楊冪:「這可能會是你評分最低的一部電影。」

劉傑:「這可能會是你票房最低的一部電影。」

兩人一語成讖,不僅評分低,票房也低。

近年來的電影市場的共識:就是豆瓣評分低(低於6分)的基本是爛片,貓眼評分低(低於8分)的票房註定失敗。而這部電影豆瓣評分5.7,貓眼評分5.4,就意味著它口碑票房雙雙撲街。

人民日報點名批評楊冪,說藝術片不是鍍金片。

人民網點名楊冪「票房口碑雙輸,給流量明星敲響警鐘」。

這些具有商業價值的流量,可以說是到了人神共憤的境地(沒有硬實力,卻能賺的盆瓢缽滿)。而流量明星的轉型之路也因為他們對自我形象的消耗,要比想像的更加難走。

回頭看一下第一批流量,鹿晗吳亦凡依舊在勉強地走流量之路。鹿晗曾在採訪里說現階段的流量明星很難塑造一個完整的角色,自己更是坦言「我沒有想留下什麼,因為太難了」。

李易峰憑藉《動物世界》初步轉型成功。

為了這部轉型之作,他足足一年沒有接通告,拍戲的八個月時間除了生病請過一次假,其餘時間全部待在劇組。雖然電影口碑不錯,但因為觀眾對李易峰的排斥,導致這部高投入的電影票房只有5億,勉強回本。

楊洋的《武動乾坤》依舊沒有讓他翻身(悄悄告訴你們,第二部都開始播了)。

這部戲裡他變身小痞子,蓄起鬍鬚,蓬頭垢面,搭檔演技派,許多動作戲更是親自上場,而且他真的不再面癱,甚至一幀換一個表情。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想擺脫小鮮肉頭銜,做一個演技派了。

可他依舊沒有獲得大眾認可,反而更加被質疑演技,說他現在不僅油膩,而且智障。

唐嫣鄭爽還在流量小花中苦苦掙扎。今年的《歸去來》中唐嫣搭檔情侶羅晉,35歲還在出演學生妹,一如既往地面癱與台詞不過關。當然,觀眾也是一如既往地對她的演技不買帳。

而後,唐嫣又搭檔吳秀波出演年代劇《無名偵探》,所長看了一下定妝照,可以說唐嫣目前仍然沒有轉型的打算。

鄭爽今年接連接了兩部都市青春劇,《我的保姆手冊》和《青春斗》,轉型之日更是遙遙無期。

原本楊冪想憑藉這部電影成為流量小花之首,提名金馬獎來實現轉型,最終陷入流量小花做到頭,演技派卻擠不進的尷尬境地。

更有很多人,只是因為電影是楊冪主演,就打了一分,可見楊冪賣少女人設,走流量之路真的給自身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在大眾之中的信任也已經被透支。

不過,與內地不同的是,這部電影在多倫多的首映卻獲得一致好評。爛番茄影評人更是給出了100%的分數。

國內最低分文藝片,楊冪主演,人民日報點名批評,外媒叫好,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都註定是一部有爭議的電影。

原本所長是衝著楊冪去看這部《寶貝兒》,看完後卻發現無從下筆。

電影講述的是一位先天無肛的棄嬰江萌(楊冪飾),被自己養母收養長大之後,想要竭盡全力拯救另一個和自己有相同病症卻被家人拋棄的一個孩子的故事。

這本來應該是一部很好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劇中除了楊冪,郭京飛,李鴻其是專業演員,醫生,警察等全部都是本色出演。

所長在看完電影預告時,想到的是看《我不是藥神》那種面對生與死,法與情無法做出抉擇的糾結心情。

;

可當所長看完《寶貝兒》之後,明白了這部電影為什麼評分這麼低—它太平淡了,或者說太克制了,它更像是一部寫實紀錄片,沒有情緒上煽情到流淚的劇情,結局太過倉促,看完之後除了長長地嘆出一聲「唉」,就只能沉默。

平心而論,這部電影,楊冪表現得並不好,尤其在郭京飛與李鴻其的襯托下。

郭京飛在影片中很少靠大聲嘶吼來宣洩情緒,簡單一句「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愛她,可她沒有以後了」,道出他作為一名先天缺陷兒父親的無奈與矛盾。

90後李鴻其飾演的小軍是一位聾啞人,全片沒有一句台詞,全部是靠著手語、肢體與面部表情來表達情緒。即便如此,演技也完爆楊冪。

但這部電影,楊冪是有進步的。說一位30歲女演員有進步其實很可笑,但這個演員是楊冪,一切就不足為奇。

且不說她的南京話受到南京郊區本地人的肯定,只看她與郭京飛對峙時的不甘。

偷孩子時的驚慌。

演技真的沒有炸裂,但及格線算是碰上了。

據導演爆料,電影是沒有劇本與台詞的,演員與素人的交流全靠自己,因此也就有了劇中楊冪南京話已經詞窮,只能與院長、警察一直重複自己已經說過的話,但江萌因病導致智商不高,所以這樣的情況也比較符合人物形象。

除了上述這些,沒什麼可圈可點的地方了,包括大家一直說的扮丑,也並不值得稱讚。

《秋菊打官司》中的鞏俐,《立春》中的蔣雯麗,都是為了角色扮丑,演技才是拿獎的關鍵,並不是扮丑,演技就能提升。此處無意cue胖冰。

如果一定要再說一個優點,那就是楊冪自帶的話題體質,為這群「弱勢群體」帶來了關注度,讓更多人了解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群邊緣人的存在。

也是這樣一群邊緣人,讓所長想評價楊冪的話很多都堵住,無從下筆。她在《我是證人》時,曾經為盲人兒童帶去了社會關注度,但最後卻以詐捐結束。想到這些,所長心情也更加複雜。

我國的缺陷兒占新生兒的5.6%,每年都有將近100萬個新生嬰兒屬於缺陷兒,平均每半分鐘就會有一個缺陷兒降生。

這些缺陷兒30%會在5歲前去世,40%會落下終身殘疾。

每年有10萬新生兒被遺棄,大部分都是殘疾兒童,他們當中只有17.6%能被寄養。

這個數量對比龐大的14億,並不算什麼,但生活從來不能用冷冰冰的數據就能概括。一個缺陷兒就能造成一個家庭的悲劇,每一個遺棄兒都可能是一段悲天憫人的故事。這背後有關的人性,法律,社會問題不能用簡單的對錯判斷。

有人說討厭江萌一副聖母模樣,固執己見地要救一個註定一生坎坷的新生兒。

可她自己就是缺陷兒,是棄嬰,她了解自己對生的渴望,她在救贖過去的自己,她想證明缺陷兒活下來的意義,也想肯定自己18年來的意義。

有人說郭京飛作為父親卻狠心地放棄自己孩子。

他四十歲才有了這個孩子,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這個孩子的意義,可他依舊放棄治療,他想的更多的是孩子未來的生活。

有人說,電影太過平淡,可正是這種冷靜、平淡才是生活的常態,現實中有太多這樣的故事,就像電影里沒有安排的台詞一樣,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說什麼話,會發生什麼事,沒有誰是絕對的反派,有時候甚至沒有絕對的正義。作為看客,我們沒有資格去指責任何人。

深圳一新生兒出生時重度窒息,生命垂危,醫生告知孩子父親即使救活,孩子也有腦癱的可能,於是父親決定放棄搶救,而接診的醫生卻把孩子搶救回來,最終孩子被診斷患有缺氧缺血性腦病,得知一切的父親對救孩子的醫生揮拳相向。

四川一嬰兒患重病父母堅持放棄治療,引得網友紛紛爭議,甚至還有人像電影里的江萌一樣選擇報警,強制要求父母救治,但父母依舊放棄掙扎,因為「他太痛苦了」。

如同電影里郭京飛那句話「我比任何人都要愛她,可她沒有以後了」。

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知乎上有一個話題,「一個剛出生就被醫院認定存活機率極低的嬰兒值不值得傾家蕩產去救」。

下面的回答也是人生百態,所長看到了脊柱發育不良、唐氏兒、腦癱兒、自閉症、癲癇等各種缺陷兒以及長大以後的人生。他們的降生由不得自己,出生之後的生死也由不得自己,即使面對自己註定不同尋常的一生,他們也無法怪罪任何人。

就像電影里的聾啞人小軍,想與江萌在一起,也只能說想和她一起生活,省一半的錢。他周圍全都是聾啞人,有殘疾證找工作依然被拒。他們自成一個小團體,與別人隔離,我們看不到他們,他們也看不到我們,這幾乎是缺陷兒長大以後普遍的歸宿。可他們不能怪任何人,因為他們還活著,他們就只能更加努力地活下去。

今年我們有了更多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這一部的焦點也不應該只在楊冪身上,那些在角落裡不敢面對世人的眼光的殘疾人,那些出生就判定一生悲劇的缺陷兒,那些在生存還是死亡中徘徊的父母,才應該是電影的焦點,也是電影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電影名字叫《寶貝兒》,可到頭來沒有一個人是被人當做寶貝,我們一出生就擁有的,有些人竭盡一生也追求不到。

最後所長還是想說流量們,你們粉絲有了,代言有了,錢掙到了,可真到拼演技的時候,卻全方面掉鏈子。尤其是到有了真正好的劇本時,前面因為流量而積攢下來的人氣又會帶來鋪天蓋地的反噬:有你參演的就不看,有你參演就蓋章爛片,哭笑不得。

面對一批90、95後小花紛紛拿獎成影帝影后,留給85後小生小花們的機會並不多了。

只是轉型之路不是一蹴而就,流量們還是塌下心來,慢慢磨好吃飯的基本功吧。

內容搜尋

主要類別

熱門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