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感情

人生就是蹊蹺板!婚姻和愛情就是兩端!


淺笑說情追愛陳京蕊小嶽嶽痛苦地趴在桌子上,不停地擦著淚水,一句話也不想說。我平時愛開個玩笑,又和小嶽嶽說的來。問:“美女,誰欺負咱了?”“找個人疼吧,看這難受的。”剛子笑著說。“就是。別人都是疼自己的老婆,誰疼你?疼你算啥?”老姜的嘴從來就是機關槍,想到哪兒說到哪兒。小嶽嶽擦幹淚,拿起書就往教...

- 2020年8月07日
- 淺笑說情

追愛

陳京蕊

小嶽嶽痛苦地趴在桌子上,不停地擦著淚水,一句話也不想說。

我平時愛開個玩笑,又和小嶽嶽說的來。問:“美女,誰欺負咱了?”

“找個人疼吧,看這難受的。”剛子笑著說。

“就是。別人都是疼自己的老婆,誰疼你?疼你算啥?”老姜的嘴從來就是機關槍,想到哪兒說到哪兒。

小嶽嶽擦幹淚,拿起書就往教室走了。

其實小嶽嶽只是感冒而已。昨天她還開玩笑說:“這幾天,咱校老師、學生感冒的越來越多。趁著還沒感冒,洗澡去。”她真去了,也真感冒了,而且還高燒,渾身無力。早起硬撐著起了床,飯也沒吃,就來上課了。

這不,難受地支撐不住,不管辦公室有人沒有,哭的一塌糊塗。

小嶽嶽其實不小了,三十多了。和她同齡的甚至比她小的,孩子都上學了,她還是孑然一身,來去自由。

小嶽嶽條件不差,大學本科畢業,又有穩定的工作。高挑的身材,又愛運動,別說苗條簡直是飄。瓜子臉,大眼睛,一張小嘴兒,愛說愛笑。她像一個小精靈,和她在一起,我也年輕了許多。

追她的人並不少,真正觸動她的沒有一個。有的老實,缺乏浪漫;有的風流,她望而卻步;偶遇順眼,又興趣迥異,合不了節拍。她是爸媽的難題,同學中的困難戶。

下課了,小嶽嶽回來了,再次趴到了桌子上。我給她倒了一杯水,順便從抽屜裏找出感冒藥,勸她喝下去。

辦公室只剩下我和她。她無助地看著我,怯怯地問:“我真的該嫁了嗎?”

我笑了笑,說:“你感覺呢?”

她長長地歎了口氣,停了一會兒,說:“結了婚就一定幸福嗎?你看,焦紅結婚了,她嫁得不錯吧。老公家裏殷實,要啥有啥。公婆善良,從不惹她生氣。丈夫瀟灑利落,有能力,工作上沒少照顧她,也算得上一個模範丈夫了。焦紅懷孕了,行動不便,她洗一次頭都得我們幫忙。她的丈夫總愛出去玩,深更半夜才回來。她真的幸福嗎?”

說起小紅,她還真是諸多女人中幸運的一個。看看周圍:有的公婆不待見,從中作梗,沒事兒找事兒;有的丈夫不正幹,還尋花問柳;有點女人既要工作,還要帶孩子,累得死去活來。她們想離婚卻不敢離婚,怕別人恥笑,怕傷害孩子。

我不由得說:“找對了,婚姻是制造幸福的搖籃;找錯了,婚姻是摧毀幸福的炸彈。”

她接著說:“其實,我就怕嫁錯了。我病了,確實需要人照顧,但我不會天天生病。如果婚姻不幸,那可是一輩子的不幸。我也想早點嫁了,可不知道什麼時候遇到我想要的那個。”

我說:“什麼時候都不晚。”

“能夠理解我的只有你。”她欣慰地笑了。這也是我們兩個能夠融洽相處的原因吧。她有事沒事總愛和我聊,而且聊起來沒完。

前幾天吃過晚飯,才想起手機忘在了辦公室。我一進辦公室,就看見她和一個小夥子並排坐在電腦桌前。小夥子一邊給她調試著電腦,一邊給她講解軟件的使用,還不時把桌上的周黑鴨遞給她吃。她吃著,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我打趣道:“請高手修電腦,需要多少錢?”她羞紅了臉,看著我做了個鬼臉。

這天夜裏,我做了個奇怪的夢,看見她們兩個手拉手,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跑去……

婚姻如鞋,好看的未必舒適,大一點兒,小一點兒,寬一點兒,窄一點兒,甚至裏面有一點兒雜質,都會傷腳。鞋,到處都是,但要適合自己的腳。老天既然給了你一雙腳,那麼它一定給你量腳定制了一雙鞋,只是你還沒有遇到。

對於愛情,什麼時候找到都不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內容搜尋

主要類別

歷史 | 生物 | 女人 | 感情 | 文明 | 財富 | 生涯 | 水族 | 寵物 | 盆栽 | 美食 | 老饕 | 歷史 | 娛樂 | 科學 | 運勢 | 占星 | 宇宙 | 家居 | 文化 | 旅遊 | 資料 | 伺服器 | 健康 | 網路 | 職場 | 電商 | 汽車 | 旅遊 | 服飾 | 美容 | 娛樂 | 老年 | 兒童 | 大學 | 電競 | 運動 | 歐美 | 國際 | 全球 | 美體 | 塑形 | 體態 | 政治 | 探索 | 發現 | 生物 | 預言 

熱門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