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優質文選 旅遊

鄉村振興不等不靠!廣西“旅遊+公司+農戶”模式開發秀麗山川


字體大小:
2020年8月23日 - 旅遊小編 南國早報 
朗讀: 

廣西南國早報官方帳號

“山中有洞,洞中有河”的跑馬洞迎接八方遊客。圖源:當代廣西網

梁軍講起當年全村的創業經曆如數家珍,“我們全村70戶村民全部參與入股,籌集155萬元成立了龍州野望雲端旅遊公司,推選村民梁克真出任董事長。我自己家兩兄弟當時每人投2萬元入股,開始建設的時候也來這裏做工。”

扶倫村現任駐村第一書記廖煜彧向記者介紹,村民們不等不靠,既團結又勤勞,“每一塊磚、每一棵樹,都是大家自己動手”。在相關部門的幫扶下,扶倫村進一步完善了景區的燈光系統、導視系統、道路設計、公共衛生等配套設施,於2017年開始試營業。

有了屬於自己的旅遊產業之後,梁軍和小夥伴們重聚家鄉打拼,和村民們一起在景區輪流幹活掙工資。現在,梁軍在景區工作的穩定收入達到每月3000元,下班後還做起了遊戲代練的兼職。“景區2019年收入達90多萬元,村民還拿到了每股3000多元的分紅。”梁克真向記者介紹。

廖煜彧說,全村269戶貧困戶在2019年底全部脫貧摘帽,這不僅得益於旅遊景區的開發,還得益於村民在特色產業上的收入分成。“村民和村集體在特色產業基地中都有分成,村民還可以在那裏免費學習養殖、種植技術,學成之後再出來自己發展。”

收入全都留給村裏

和梁軍一樣選擇留在家鄉,專注提升鄉村旅遊產業的年輕人,還有廣西北海市銀海區平陽鎮石橋塘村的黃思婷。她於2016年嫁入廣西北海市銀海區平陽鎮石橋塘村,後來,“在勞模書記的帶領下做民宿改造”。

黃思婷口中的“勞模書記”,是石橋塘所在的平陽村党總支書記、平陽村委會主任林貴。21世紀初,林貴帶領村民種植花卉發家致富,獲評全國勞動模範。由於花卉市場飽和,村裏的花卉產業陷入瓶頸,林貴再次作為“吃螃蟹的第一人”,從湖南引進旅行社開展民宿旅遊產業合作。

北海市銀海區平陽鎮石橋塘村。

“剛開始和村民說把房子交給別人改建,他們心裏是沒有底的。”黃思婷坦言,鄉村產業轉型的開端並不順利。為此,林貴2016年免費將自家花200多萬元蓋的洋樓騰出來,自己只住其中的一間房,其他全都交給公司進行客房改造,隨之用作民宿開發。

其他人看到民宿改造完投入運營,也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村裏4戶人家參與到旅遊開發。

民宿品牌引入之後,不僅盤活了當地的旅遊資源,還為村民提供了道路養護、客房管理與服務、小鎮餐飲等新的就業機會,原本在鎮上打工的黃思婷也終於有機會回到村裏工作,成為世嘉宜居客房部負責人。“我現在每天就在家門口工作8小時,下班後還能立馬見到孩子,每月工資收入也比以前更多了。”據黃思婷介紹,村裏原本的花卉種植並沒有放棄,來此住宿的客人可以訂購民宿裏的花卉郵寄到家。

通過党員幹部的率先垂範,石橋塘村整合資源,形成“党建+鄉村振興”的“石橋塘模式”,成為北海市首批鄉村振興示範村。

先從自己的房子拆起

除了現代化風情的石橋塘民宿,廣西欽州市浦北縣北通鎮的古荔園民宿更顯地方特色。

九梅麓的華麗亮相,是在欽州市“美麗村屯”建設和三清三拆政策推動下完成的。這個過程就不得不提到村裏的一位傳奇人物——五哥。

村裏的民宿。圖源:人民網

五哥本名容興俊,是村裏的理事長,原本在廣東從事綠化工程。“2019年,書記打電話給我說政府扶持家鄉搞鄉村風貌建設,我決心回來把村裏風貌建設好。”讓五哥毅然決定關掉公司返鄉的,是他對家鄉的深切關心。

為了起到帶動作用,五哥先從自己的房子拆起。“現在看到做出成績了,幹淨了,舒服了,大家的積極性也就高了。”

據鎮党委書記黃燕介紹,最初改造時政策投入只有20萬元,“這點錢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很多改造內容都是村民自己來做,比如修路就是政府出錢買料,村民自己出工。”

2019年,改造完畢的民宿於“十一”黃金周正式投入運營,開業不久農戶每戶就增收5000元,今年增收已過萬元。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如今綠樹成蔭、古荔園的九梅麓吸引了一大批遊客到訪,不僅實現了農產品兩三倍的升值,還提供了許多具有穩定工資的旅遊崗位。五哥充滿信心地表示,“現在村民年收入是3萬元-4萬元,以後爭取讓每位村民的年收入達到5萬元。”(原載8月20日《工人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