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優質文選 電競

麗水一帥小夥打遊戲成了電競冠軍,還可能在亞運會上為國爭光!


字體大小:
2021年1月14日 - 電競小編  
朗讀: 

知浙江

(正在專注比賽的鐘劉帥)

一個傳統的教師家庭卻培養出了一名電競冠軍,在這背後有什麼曲折的故事?

父親鐘志明:“兒子出成績很高興,但始終沒有選擇認同”

上周五,在經濟開發區中學門口,記者見到了鐘志明,他身材頎長,腰板筆挺,從事教育工作近30年,談吐間流露著一股知識分子的氣質,隨後他講述了自己對孩子的教育心路曆程——

在學校裏,我是一個挺嚴肅的人,不隨便開玩笑。兒子小帥成為電競明星後,他在學校裏也收獲了一批粉絲,甚至有剛入職的年輕老師告訴我,“您兒子是我的偶像。”

面對這一切,我的內心其實有些無奈,一方面我為兒子取得的成績而高興,另一方面我始終無法認同他的選擇。說實話,我到現在依然無法理解打遊戲這件事情,認為電競不是一份正經的工作,但是兒子一直堅持,我們做父母的只能默默支持。

我記得小帥打小就聰明,為了讓他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我們夫妻倆一直供他上好的學校。小帥也挺爭氣,學習成績一直不錯。

但小帥上初二時,突然迷上了一款名叫DOTA的遊戲,從此便只想著打遊戲,學習成績也一落千丈,成為了老師同學眼中的“壞學生”。

這讓我十分擔心,曾經苦口婆心地勸說,但依然不起作用。我的脾氣也很暴躁,幾次和他吵架,也因此砸壞過家裏的電腦和孩子的手機。我那時候認為,打遊戲就是不學無術、不務正業,不能接受兒子沉迷遊戲。

有一次,小帥偷偷從學校翻牆去網吧打遊戲被抓,這讓我氣不打一出來。第二天下午,我就帶著小帥去醫院檢查。當時醫生說有輕度的網癮,配了一些藥,但吃了依然沒什麼作用。

不過,這件事也讓我明白一個道理——“疏”比“堵”重要。
後來為了讓他在家好好玩遊戲,我主動買了配置最好的電腦,還升級了寬帶。

小帥從小就很有想法,雖說是喜歡遊戲,但並不玩網遊,而是從一而終地玩DOTA,目標也一直很明確。高中的時候,他就想打職業比賽,但是我不同意,堅持要他上完大學。

這兩年,小帥通過打比賽,已經能自食其力,每個月拿到工資後,都會給他老媽打一筆錢,這些錢,他媽一直幫他存著。小帥也一直想成為一名職業選手,拿世界冠軍,退役之後成為主播。

小帥性格很獨立,這兩年,他自己闖出了一片天地,獲得了不少獎,前幾天還上了時尚雜志。

我對遊戲始終一竅不通,由於性格關系,我們父子倆交流也很少,關於他比賽的一些事,都是我從網上查到的,這幾年我也在一直默默關注,但從來沒有跟他聊過電競,也從來沒有誇獎或是鼓勵他。

最近,我聽說電競運動已經入選了亞運會項目,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小帥能代表國家隊,帶領團隊拿到世界冠軍,為祖國和家鄉爭光。

兒子鐘劉帥:“為了自己的熱愛,我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目前,鐘劉帥是上海皇族俱樂部的一名職業選手,前天晚上10點記者聯系上鐘劉帥,打完比賽休息之餘,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遊戲經曆——

說實話,我沒覺得自己和父母之間有很激烈的沖突,當然,父母那一輩人因為不理解,嘮叨或是爭吵總是難免的。不過,我現在忙著在上海訓練,不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沖突和矛盾自然也就少了。

我在初中時就接觸了DOTA,那時還只是單純地喜歡玩,上了高中,我就知道只要一直保持下去,以後肯定能順利地走上職業道路。

五六年前,大家對電競沒多少了解,只覺得玩遊戲就是不務正業,和爸媽做再多溝通都是無效的,對此我也沒什麼辦法,只能埋頭做自己的事情。

原本我計劃高中畢業就去打比賽,但是爸爸要求我一定要上大學,一開始我其實是拒絕的,因為對職業選手來說,黃金時期很短、很寶貴。

但現在回想起來,是上大學,我才有機會參加高校聯賽,為自己走向職業聯賽提供了更好的平台,求學的這段經曆也讓我對這個遊戲有了不一樣的理解。

大學時,我在天梯的排名就很高,也接觸到了一些職業選手,2018年,我和朋友組隊參加了全國高校data2春季聯賽,獲得了亞軍,在同年的秋季聯賽裏,我帶領隊伍拿到了冠軍。

2019年,我如願參加職業聯賽,成為上海皇族俱樂部的一名職業選手。這兩年,我也打出了挺多好成績,不僅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也實現了經濟獨立,父母對我的選擇也由原來的反對變成了支持,畢竟成績就擺在那裏。

其實,我一直都很理解父母,他們在不一樣的環境中成長,不理解新興事物,追求穩定,我都能很理解,他們的想法沒有錯,只是那不是我喜歡的事情。我喜歡DOTA2,到目前為止我對這個遊戲一直保持著激情,為此我也付出了比同齡人更多的努力和代價。

電競運動不只是遊戲,它需要技術和理解,還需要日以繼夜的練習。從初中開始,我幾乎沒有別的娛樂,更別說戀愛了,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打遊戲上。我的成功並不是運氣,而是多年努力的積累。
成為職業選手後,平時的訓練更是緊張,我每天10點起床,一直到晚上10點,除了吃飯就是在訓練或是打比賽,一個月只能休息一天。

我希望未來能夠帶領團隊拿到世界冠軍,那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退役以後,我或許會成為一名教練或是一名主播,雖然在爸媽眼裏,這份工作並不穩定,但我認為穩定都是相對的,現在做什麼工作都能養活自己,而能把興趣愛好發展成終身事業是一件難得的事情,應該好好珍惜。

來源:處州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