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宇宙

“宇宙營銷”的時代要來了?


2021年9月21日 - 宇宙小編 / 小白大大大哥大 
 

小白大大大哥大

想象這樣一個場景:你在入夜的大都市穿行,車水馬龍間,滿眼是高樓大廈上懸掛的彩色霓虹廣告牌。但當你拐進一條僻靜的小巷,終於在建築的縫隙間看到夜空時,卻發現天上也映射著各種商標和標語,彷佛被巨大的投影儀投在天幕上……這幅賽博朋克電影般的畫面,在不久之後,很可能成為我們要面對的現實。

百事可樂的太空買賣

2019年4月,百事可樂公司的俄羅斯分部公開宣布,准備與航天公司“火箭啟動”(StartRocket)展開合作。根據他們的規劃,2021年將在外太空投放一枚發光的廣告牌,以宣傳旗下的一款飲料。屆時,全世界所有人都能在夜空中看到漂浮的商標。

夜空中的LocaCola字樣效果圖。| StartRocket

聽起來太過科幻?營銷專家們顯然不這麼認為。實際上,這件事的技術原理並不複雜:發射二三百顆小衛星上天,各自攜帶反射陽光的方形薄膜,在太空中展開後,像一群像素光點,運動排列成不同字樣圖案。

在百事公司的支持下,“火箭啟動”公司進行了平流層實驗。他們釋放了高空氣球,打出百事旗下一款功能飲料的商標。實驗結果發現,廣告的亮度估計可以達到足足-8星等,超過目前肉眼可見最亮星星——天狼星視亮度的四百倍以上,堪比又一彎新月!

太空中的LocaCola字樣排列。| StartRocket

對肯德基、麥當勞、福特汽車這些重視全球知名的跨國品牌來說,太空廣告極具誘惑力。百事可樂發言人表示:“我們相信‘火箭啟動’公司的潛力。太空軌道廣告牌是通信市場的革命。”在官網的標價欄上,預售僅需2萬美元,便可換來覆蓋全球75億人的8小時展示時間!

但關鍵問題是,新品牌的商標,真的是人類想看到的第二輪月亮嗎?

月亮上的廣告,

會在今年出現嗎?

在太空打廣告的想法,並非沒有法律約束。1993年,美國一家名為“太空營銷”(Space Marketing Inc.)的公司提出計劃,要把巨達一平方公裏的薄膜廣告牌發射進太空。盡管成本過於高昂,計劃胎死腹中,但這個創意實在是細思恐極,驚得美國參議院迅速通過了一項全國性的法案:禁止安置一切“不借助望遠鏡或其它設備就能在地表識別”的外層空間廣告。

但是對於美國以外的大多數國家來說,太空廣告方面的法律還是空白。最為廣泛承認的關於使用太空的條約,是1967年國際間簽署的《外層空間條約》。但它只禁止了放置重型武器、環境汙染物,對於其商業用途卻並未做詳細規定。因此作為一家在俄羅斯注冊的公司,“火箭啟動”公司能夠堂而皇之地和百事可樂合作,叫賣“宇宙營銷”業務。

日本富士山夜空中的SimpleCola字樣效果圖。| StartRocket

在歷史上,日本也是個熱衷於太空廣告的國家。1990年,日本私營電視台TBS、索尼、大塚制藥株式會社、尤妮佳株式會社等公司就搞了一次“火箭宣傳”。他們籌集巨資,在蘇聯的聯盟TMA-11號火箭上買了一張坐票,並在船體上噴塗商標及宣傳語。

這家電視台還派出自家記者秋山豐洋(Toyohiro Akiyama)坐上火箭,在乘坐過程中全程直播自己的體驗(當然,也兼為他們打廣告)。此時的日本,還沒有制造載人航天飛船的能力。首位進入太空的日本人,就這麼在一次俄羅斯火箭的廣告中誕生了。

這次廣告當然取得了極佳的效果,其意義之重大,甚至進入了歷史書。在成功案例的刺激下,日本公司們前赴後繼。2014年,大塚制藥再次推出“東京月夢膠囊”的項目,計劃把一罐“寶礦力水特”飲料的粉末發射到月表。他們提出的目標是,讓它成為未來的登月者用月球上的水直接泡的飲料!

“寶礦力水特”易拉罐著陸效果圖。| The Lunar Dream Capsule Project

2017年,日本的“愛太空”(ISpace)公司也提出目標,准備派一系列微型漫遊車登月,在月亮上豎起一面投影廣告牌。第一輪募資便籌集到9000萬美元,公司計劃將這筆錢用於執行兩次無人登月任務,並在2020年讓月球車登陸。雖然目前沒有更多消息放出,但有了充足資金,相關工作很可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如果放眼全球,在過去的幾年裏,太空廣告的“擦邊球”其實很多。早在1996年,百事就曾花費500萬美元巨資,雇宇航員向空間站外扔了一個可樂罐。2000年時,必勝客也購買過火箭塗裝。2014年,紅牛拍攝了一支從空間站上跳傘的廣告……

最近一次大新聞當屬2018年初,埃隆·馬斯克的Space X公司用獵鷹重型火箭,將一輛櫻桃紅色的敞篷特斯拉跑車發射進太空。現在這輛跑車正在環繞太陽的軌道上孤單漂浮,成為了一顆人造的金屬“小行星”。

太空中漂浮的特斯拉跑車,車上為假人模型。| picjumbo

太空廣告與宇宙鏡子

如果太空廣告已經如此普遍,為何我們沒受到多少影響?

不管是紅牛還是Space X,它們的“太空廣告”采取的仍然是傳統宣傳思路:發射行為本身就是轟動事件,網絡、電視等媒體上熱度高漲,而對具體發射的結果不關心。易拉罐、火箭塗裝,其實地面上都是看不到的。哪怕是太陽系中懸浮的一輛跑車,以人類目前的觀測技術水平,連最大的地面望遠鏡都看不清。這些所謂的“進入太空”,轟動效應遠遠大於實際效果。

但“火箭啟動”的宇宙營銷,恐怕就不是這樣了。一旦反射陣列上天,吸引大眾的就不是發射行為,而是發射的結果。明晃晃的廣告牌掛在萬丈高空,賽過星辰、趕超月亮。即便你沒聽說過發射事件,抬頭一看夜空,某個品牌的大LOGO就會提醒你:嘿,現在是宇宙營銷的時代!

反射陽光,其實並不是這家俄羅斯公司的發明,也不是未被實踐的腦中空想。放到整個人類的尺度來看,效仿月亮發光原理的“太空鏡子”的歷史要久得多。不過在最初的時候,它的用途絕不是用於廣告,而是發揮決定性的軍事用途。

在17世紀,德國博物學家阿塔納斯·珂雪曾提出,在城堡的高處架設一面巨大的凸透鏡,可以像用放大鏡燒螞蟻一樣,聚焦灼熱的太陽光線,燒毀敵方軍艦。受啟發於這一觀點,1923年,德國火箭專家赫爾曼·奧伯特為納粹研制了“太陽槍”。他計劃駕駛火箭在外太空建造巨型反射鏡,將“太陽光線匯聚到地球表面的焦點上”,從而“燒毀城市、煮沸海洋”。

1945年美國《生活》雜志介紹“太陽槍”的插圖

雖然這個創意失敗了,但用太空鏡子便利民生在21世紀又有了新的繼承者。2018年10月份,中國四川成都天府新區系統科學研究會表示,計劃發射三顆人造月亮,在夜間反射陽光,代替路燈進行照明。

根據公開發布的報道,第一顆人造月亮將在2020年發射,到2023年為止共發射三顆。這些假月亮的亮度高達滿月的8倍,交替運行可實現“同一地區24小時不間斷照射”,覆蓋面積多達6400平方公裏,讓成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不夜城”。

也許就在今年的某一天,我們眺望夜空,不僅能看到月球上的廣告,還能看到另一顆讓整夜都亮如清晨的超級“月亮”。

太空廣告的未來

不難想象,對於太空廣告,永遠都不乏反對的聲音。空間科學家P. Seitzer表示,發射既無科學用途,又無國家安全作用的東西到太空中,是非常不明智的。除了影響自然之美、侵犯個人權利,這些廣告衛星擾亂天文觀測,危害空間軌道安全,造成光汙染,還可能引發更廣泛的生態問題。

現在,公眾對太空廣告的抵觸心理仍然是有效的。在前年百事可樂提出太空廣告計劃之後,迎來了鋪天蓋地的輿論批評。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總公司迅速做出反應,取消了既定的合作。但即便在這次發布會上,百事發言人仍謹慎用詞,給未來的合作保留了可能性:“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將這種技術進一步商用的計劃。”

在1993年提出反太空廣告法案時,美國議員吉姆·傑佛斯說:“如果廣告商願意為超級碗上一分鐘的廣告付170萬美元,簡直不敢想象,他們會為全球半數人口都能看到的15天廣告付出什麼!”(超級碗是NFL職業橄欖球大聯盟年度冠軍賽,巔峰觀看人數約1-2億。)

也許正是因為這種強大的利益驅動,即便遭遇了一次又一次失敗和聲討,太空廣告活動依舊如幽靈一般,沉默幾年便再度來襲,而且一次比一次大膽。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曾說:“東京最美好的東西是麥當勞。斯德哥爾摩最美好的東西是麥當勞。佛羅倫薩最美好的東西是麥當勞。北京和莫斯科目前還沒有什麼美好的東西(當時還沒有麥當勞)。”社會的心態是在不斷變化的。是否終有一天,在一次又一次被沖擊觀念底線後,大眾會像沃霍爾一樣,習慣甚至崇拜商業文化,並默許這一切的發生?

就在2020年1月,Space X公司發射了他們的第三批星鏈衛星,這是龐大通訊衛星計劃中的一小部分。僅在今年之內,Space X發射的星鏈衛星總數就將超過人類歷史上發射的所有衛星之和。待到全部發射成功之時,天上將有三萬五千顆閃閃發亮的人造衛星來回穿梭。

要知道,在絕佳的天氣情況下,人眼每晚能看到的所有星星也不過約三千顆。按照馬斯克的計劃,在十年之內,夜空中將滿滿的都是他公司的衛星,數量十倍於肉眼可見的真正星星,而且比大多數天然星星要亮得多!

星鏈衛星密度模擬圖,白色圖案為星鏈衛星。| Michael Vlasov 2019 - DeepSkyWatch.com

僅對天文學家來說,這就是一場天大的災難。它將直接報廢若幹跨國合作、凝聚無數科學家心血、造價數百億元的昂貴望遠鏡。而這件幾乎斷絕了人類後代仰望星空之路的事,就在我們不知不覺中發生了。

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夜空中的KPC字樣效果圖。| StartRocket

地球是全體人類共同的家園,任何一個替全人類做出的決定,經過再慎重的考慮也不為過。目前這些“宇宙營銷”的計劃都定在近兩年內,不管能不能實現,我們都會很快見到分曉。

但無論如何,一個既定事實是,我們已經有了若幹太空廣告,未來還會迎來更多。如果成為星際文明的人類清理太陽系的垃圾,這些將是他們至少會揀到的東西:

一輛櫻桃紅色的敞篷跑車、幾個碳酸飲料罐、三面報廢的月亮,以及幾萬塊破爛的通訊衛星外殼。

參考文獻

<1>Jon Christian. Pepsi Plans to Project a Giant Ad in the Night Sky Using Cubesats. Futurism, April 13th 2019.

<2>Troy Farah. This Russian startup wants to put billboards in space. Astronomers aren’t impressed. Astronomy, January 14, 2019.

<3>Koen Vermeir. Athanasius Kircher’s Magical Instruments: An Essay on Science, Religion and Applied Metaphysics (1602-1680). 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Part A, Elsevier, 2007, 38 (2), pp.363-400. .

<4>Koen Vermeir. The magic of the magic lantern (1660-1700): On analogical demonstration and the visualization of the invisible.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38(2), June 2005.

<5>The German Space Mirror. LIFE, July 23, 1945.

<6>N.Shpakovsky. Space Mirror. the TRIZ Journal, Jun 2002.

<7>劉維,盛利. 我國“人造月亮”擬上天,最大光照強度可達月光8倍. 新華網, 2018. 10. 18

主要類別

內容搜尋

熱門文章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