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文化

《平原烈火》《小兵張嘎》出典藏版,專家重評“十七年”文學


2022年4月27日 - 文化小編  
 

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女士曾說:“徐光耀的名字,是抗戰文學中醒目的存在。”

他的《平原烈火》是新中國成立後正式出版並引起巨大反響的第一部反映抗日戰爭的長篇小說,也是此後蔚成風潮的革命歷史題材長篇創作的先驅之一。風靡大江南北的《小兵張嘎》則是中國兒童文學的珍品,點亮了好幾代人的童年記憶。

12月18日,“徐光耀《平原烈火》《小兵張嘎》典藏版出版座談會”在人民文學出版社舉行。會議邀請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閻晶明,河北省作家協會主席關仁山,沈陽師範大學特聘教授、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所長孟繁華,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程光煒,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叢治辰等著名作家、評論家和學者,共論著名老作家徐光耀先生的文學成就、創作特色、人格精神及其重要作品《平原烈火》和《小兵張嘎》。

會議也特別邀請到徐光耀先生之子、電影人徐丹參加了主題對談。座談會由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李紅強主持。中國出版集團党組成員、中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岩以及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臧永清分別在會前致辭。九十六歲高齡的徐光耀先生特別為會議錄制了視頻。

《平原烈火》人文社出版的第一本書

徐光耀先生1925年生於河北雄縣,是十三歲參軍並同年入党,親歷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又是當代文壇一位重量級的作家,是文壇的常青樹。曾任河北省文聯党組書記、主席等職。1947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長篇小說《平原烈火》、中篇小說及同名劇本《小兵張嘎》、散文集《昨夜西風凋碧樹》等。

對於人民文學出版社而言,《平原烈火》一書另有一層極為特殊的意義:該書是1951年3月人民文學出版社成立後出版的第一本書。七十年來,徐光耀先生也與人民文學出版社結下了深厚友誼,並將他的另一部重要著作《小兵張嘎》的新版本交付人文社出版。

為了向英雄致敬,向偉大的祖國和英雄的人民致敬,也為了向徐光耀先生的文學成就致敬,在《平原烈火》於人文社出版七十周年、《小兵張嘎》初刊六十周年之際,人文社特別推出了兩部作品的精裝典藏版。相比較於之前的版本,兩書不僅增收了徐老談創作等文字若乾,另均配珍貴照片多幅,《小兵張嘎》一書還請著名油畫家徐純中先生特別繪制了插圖十餘幅。兩書均印制精美,以滿足讀者珍視歷史、珍愛英雄、珍藏成長歷程之願。

中國出版集團党組成員、中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岩在致辭中表示,徐光耀先生是中國文壇的常青樹,從1947年發表第一篇文學作品開始,七十多年來持續為中國文壇貢獻力量,多部作品引起重要反響。他對徐光耀先生的家國情懷和文學成就表示欽佩,代表中國出版集團對徐光耀先生幾十年來給予的信任表示誠摯的感謝。

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臧永清在致辭中表示,《平原烈火》是人文社的“開社之書”,也是“榮譽之書”;《小兵張嘎》在人文社出版新版本以來,也已累計印刷近七十版(次),約一百萬冊,為廣大讀者尤其是少年兒童銘記歷史、展望未來提供了重要支撐。在2021年這個重要年頭推出《平原烈火》《小兵張嘎》的典藏版,既延續了人文社弘揚革命歷史傳統的既定出版思路,又豐富了讀者的文化生活。他希望徐光耀先生和各位讀者朋友都能夠喜歡這個新版本。

徐光耀先生已九十六歲高齡,不便參加座談會,特別為會議錄制了視頻。他表示,《平原烈火》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書,這是他的榮幸。從那以後,他和人文社就成了老朋友,《小兵張嘎》後來也交人文社出版。這兩本書受到人們喜愛,人文社做了很多的工作。為了紀念《平原烈火》與人文社的特殊緣分,他願將該書的終身版權交予人文社,好為人文社的發展、為中國文學的事業,貢獻力量。

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臧永清和總編輯李紅強對徐光耀先生將《平原烈火》的終身版權交予人文社表示感謝,並表示,這體現了徐老對人文社的巨大信任,人文社一定將作品出版好、傳播好,不辜負徐老的信任和厚愛。

敬仰和學習的榜樣

徐光耀先生曾言,在文學寫作中,寫作者不應該只顧惜個人內心,還需要關注時代和國家的命運,反映“大生活”。他以他的如椽之筆,以對烽火歷史的文學記錄,以塑造出來的眾多英雄形象,為後人銘記革命歷史、傳承革命精神提供了重要載體。

對談環節上半場

在對談環節上半場,與會嘉賓對徐光耀先生其人其文進行了熱烈討論和分享。

著名學者、評論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閻晶明指出,徐光耀先生是中國文學界德高望重的前輩,他的創作史本身就是整個中國當代文學發展史的見證,人也非常有親和力。七十多年過去,像《平原烈火》《小兵張嘎》這樣經典的優秀文學作品,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藝術魅力和思想力量、精神力量,其中的重要原因,他借助習近平總書記在剛剛閉幕的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的講話指出,一是把英雄、人民作為主角;二是不但寫人民,同時作者的思想、感情也完全跟人民融為一體;三是以人民能夠接受的藝術方式來表達。這對當代作家的創作具有重要的啟發作用。

著名作家、河北省作家協會主席關仁山代表河北作協對徐光耀先生兩部作品精裝版的出版表示祝賀。他說,徐老德藝雙馨,有他有他和河北另一位重要作家賈大山先生的言傳身教,才有今天河北作家的隊伍。當代作家,特別是青年作家,要從老一輩作家身上,學習他們高尚的人格、創作的嚴謹、對於現實主義傳統的弘揚、對於時代美的挖掘。他近幾年在雄安體驗生活,對於“燕趙根脈”有了更切身的了解,對於如何表現這個波瀾壯闊、突飛猛進的時代,如何從社會的宏闊走到人物的細部,走到人物內心,雕刻人物的靈魂,也一直在進行思考。

在徐光耀先生的公子徐丹眼中,父親是他的一個偶像。這不單是因為徐光耀先生寫出了諸多經典作品,更是因為父親是十三歲參加八路,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是身經百戰、出生入死的戰士。談起父親的做人,他概括為三個字:“真”“正”“實”。關於“真”,徐丹說:“‘真’有好幾種含義,比如他真實,這個真實包括講真話、記錄真實的歷史,做人也是比較真誠。”關於“正”,他表示,父親是一個正直的人,有正義感,有堅定的信仰。寫的作品也是主旋律、正能量的居多,謳歌英雄的居多。關於“實”,徐丹說,父親是一個實在的人,做事也比較紮實。他說,父親就是用這些詞來言傳身教子女、後輩的,父親身上有很多優秀品質值得他一輩子去學習。

《平原烈火》《小兵張嘎》與“十七年”文學的再評價

嘉賓對談下半場,著名學者、評論家孟繁華教授、程光煒教授、叢治辰副教授圍繞《平原烈火》《小兵張嘎》兩書的思想藝術魅力、文學史價值、對當代文學創作的啟發等展開了深入交流。

對談環節下半場

關於兩部作品的魅力,孟繁華教授指出,《小兵張嘎》之所以長盛不衰,最重要的還是塑造了嘎子的形象。這個形象的塑造特別符合兒童的性格、心理、行為方式。其他一些形象的塑造,如羅金保的形象,包括漢奸的形象塑造也非常成功。《平原烈火》寫的是冀中反“掃蕩”的故事,是一個稀缺題材。在細節的真實,以及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方面,兩部作品都做得很好,完全符合現實主義的創作原則。

關於兩書在文學史上的價值和地位,程光煒教授重點談了《平原烈火》。他指出,1951年是“紅色經典”出版元年,而《平原烈火》是該年出版的第一本“紅色經典”,但這本書並沒有引起文學史家足夠的重視。究其原因,恐怕該書不是類似《紅日》《紅旗譜》那樣的大結構、宏大敘事。《平原烈火》將筆觸深入到華北平原一個小支隊,幾個小村莊,精雕細刻,真實呈現。“紅色經典”中的小敘事、“基層敘事”現在應該得到更大關注。

文學史需要不斷重寫,《平原烈火》需要再評價,“十七年”文學亦然。孟繁華教授指出,今天還有許多讀者去閱讀“十七年”文學,說明“十七年”文學值得去研究、去關注。通過文學創作建立社會主義文化空間,建立社會主義價值觀,這是“十七年”文學最重要的一個價值。“十七年”時代的作家真誠、誠懇,他們從生活出發,從國家民族的大業出發去創作作品,因此其作品也能夠經得住歷史和時間的檢驗。他指出,搞社會主義文學,事實上有一個不斷探索、不斷試錯的過程。有些方面可能做得不夠,但恰是這些不足之處,成為社會主義文學經驗重要的組成部分。因此,對“十七年”文學作品的再認識、再評價,對於不斷豐富社會主義文學經驗、講好中國故事都是很重要的。

針對當代文學面臨的同質化、概念化、小眾化等問題,如何賡續現實主義傳統,與會專家也進行了熱烈討論,一致認為,“十七年”文學的經驗值得學習總結,包括塑造典型人物的方法、經驗,包括擁抱生活、擁抱讀者等等。

關於到底應該如何去寫現實生活,叢治辰副教授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一方面我們要有人物,要有從典型環境當中提煉出的典型人物,讓人物一個個立得住。第二點就是,寫現實不能趴在那兒寫,趴在地上的現實主義我是不認同的。文學要有擊穿現實、從現實當中超越出來的力量。”叢治辰說。

李紅強總編輯在總結中表達了三點看法。第一,徐光耀先生十三歲當兵,三十四歲寫《平原烈火》,是一個從戰場上下來的作家,戰爭的現實主義對他來說是最大的現實主義,所以才能寫出這樣一部作品。第二,作品好不好,關鍵在於人們喜不喜歡看,能不能給人留下記憶。《平原烈火》和《小兵張嘎》影響那麼多人,這是好的最簡單也最基本的標准。無論對文學史還是民族記憶,兩部作品都是價值非常重大的。第三,那一代作家的精神力,包括從最單純、最質樸的農民身上體現出來的中國智慧,以及力量感,非常能夠感動人。這既是作品能夠長久流傳的原因,也值得後人永遠體味、關注。

南都記者 黃茜


主要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