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優質文選 歷史

楚漢相爭,劉邦為啥要搶韓信的兵?韓信又為啥要偷襲已招降的齊國


字體大小:
2024年6月21日 - 歷史小編  
朗讀: 

2024-06-11 11:19

來源:

星君讀史

發布於:天津市

公元前204年五月,項羽重兵將滎陽團團包圍,陳平出謀劃策,紀信假扮漢王率領幾千名女兵從東門突圍吸引楚軍圍觀後,劉邦趁機率領幾十名騎兵從西門悄悄溜走,好在距離不遠,他快馬加鞭一口氣跑到成皋,又從成皋進入函穀關。

轅生給漢王劉邦提出建議:希望他能從武關出兵,吸引項羽領兵南下,修築深溝高壘,堅守不出,使滎陽、成皋一線的漢軍得到休整。同時命令北線韓信兵團和南線彭越兵團輪流出擊,迫使項羽處處設防、兵力分散、南北奔波。這樣,經過整合休整的漢軍對陣兵力分散、疲於奔命的楚軍,就一定能取得勝利。劉邦采納了他的建議。

現在彭越又回到他原來的防區,收集整理被打散的部隊後,在黃河沿岸作為漢軍的遊擊部隊使用,頻繁地出動襲擊楚軍(後世有人把他稱為遊擊戰之祖)、斷絕楚軍後方的糧草供給。



  

還別說,彭越現在除了怕項羽,對別的楚軍將領還真不放在眼裏,遊擊戰不斷取得戰果,讓楚軍焦頭爛額、防不勝防。

項羽不勝其煩,於是決定派一名將領堅守成皋,自己率領主力向東尋找彭越決戰。

項羽前腳剛走,劉邦就乘機領兵北進,擊垮了項羽的守軍,重新奪回了成皋。

彭越一看項羽親自領兵前來圍剿自己,敵強我弱、敵進我退、不再糾纏、轉身就跑,讓項羽追了半天連個影子都沒追上。

聽說劉邦趁虛攻下成皋,立刻率軍回師。本著來而不往非禮也的精神,怒火攻心的項羽再次猛攻滎陽。很快,滎陽被攻下,項羽繼續,項羽馬不停蹄向成皋攻擊前進。

聽說項羽親率大軍向成皋打過來了,劉邦小心髒一陣咚咚跳,差點從嗓子眼裏蹦出來。滎陽被圍一幕的陰影還沒有從心底走出,現在已經被項羽給圍困怕了,他可不想讓歷史重演,於是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就只身與禦用司機夏侯嬰共乘一輛車子出成皋城的玉門,往北渡過黃河,投宿在小修武驛站的客舍中。

劉邦為什麼不向西跑回函穀關而是向北跑到小修武呢?

原來韓信和張耳的大軍現在就駐紮在這裏。

劉邦為什麼要跑到韓信這裏呢?

因為韓信手裏有裝備齊全、驍勇善戰的野戰兵團。

劉邦又是怎麼進入韓信戒備森嚴的軍營的呢?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劉邦就自稱是漢王的使者,用緊急命令要傳達。於是順利進入軍營,據說這時張耳、韓信還沒起床。劉邦就闖入他們的臥室,奪走他們的印信兵符,用指揮旗召集各位將領們,調換了眾將的職位。韓信、張耳起床後才知道漢王劉邦來了,大吃一驚(因為史記裏沒有這一段闖臥室的記載)。

劉邦就搶走了兩人手下的軍隊,命令張耳去繼續收集各地預備兵員,守備趙地。擢升韓信為趙國相國,讓他集結趙國尚未征發的部隊去攻打齊國。

這時,漢軍將領們陸陸續續地從成皋逃出,繼續北上追隨劉邦。楚軍於是便攻下了成皋,接著又打算西進。漢王立刻派兵在鞏縣組成第二道防禦、抵禦楚軍,使楚軍無法西進。

這段記載很是精彩、有趣、傳神。

有不少歷史愛好者會產生疑問?漢王劉邦為什麼不說自己是漢王而要假扮漢王使者呢?

這倒不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恰恰說明劉邦的老謀深算和智慧超群。

我們知道,韓信之所以被稱為“兵仙”,那他攻擊、防禦必然有他獨到的地方。像什麼防止夜間被偷營、劫寨的事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停止前進、安營紮寨的部隊夜晚最危險,像什麼明哨、暗哨、流動哨、巡邏隊,必然會組織嚴密、水泄不通。

如果劉邦夜闖,黑暗中看不清楚、難分敵友,一般情況下,守衛是絕不可能放他進來的,沒來一通弓箭伺候就不錯了。

歷史上經常有君王夜間出巡,回來時守衛不開門放行,他說他說某王,上面回答君王說他就是君王他爹。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此時高調並不是明智之舉。

所以劉邦不稱漢王而稱是漢王使者,就好理解了。韓信的部隊,除了手下將領,部隊是在攻打魏國之後,原先的精銳被劉邦給抽走不少,現在大部分是後招的新兵,他們根本就不認識漢王。

韓信帶領他們在外征戰的過程中,除了絡繹不絕、來來往往的使者,有誰見過漢王本尊?今天太陽突然從西邊出來,還這麼孤零零兩個人就敢說是漢王,誰信啊?

所以說劉邦是極其聰明的,他知道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只有說是使者,守衛的士兵也可能相信、放他進來。否則,他說什麼都不可能被人相信。

就像某個單位的門衛,平時也就見過局長、處長,連市長他都沒見過,有一天還沒正式開門上班,忽然走過來兩個人要進去,說是省長。我想打死他他都不會相信!當然,是省長的那個啥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但他肯定不會放這兩個人進去。

對他來說原因很簡單,你要真是省長,那單位領導還不跑出去二裏地去迎接啊?哪有一大早單位領導還沒來,你神不知鬼不覺地先進來的道理?還號稱是省長?一邊呆著涼快去吧!

所以,劉邦因情況緊急、不想多費口舌、引起士兵懷疑、耽誤大事,就說是使者。使者守衛可見多了,使者,天天見。所以,自然也就放他進來了。

劉邦已進入韓信的軍營,剩下的事還需要他親自動手嗎?那些將領哪一個不是他的好兄弟、馬仔?還需要他闖進韓信的臥室嗎?他一發令,早有人跑進去替他拿出來了。

而且,按照劉邦的“流氓”品性,他要是偷偷摸摸進入韓信臥室拿到印信兵符,他會悄悄摸摸走?他一定會過去一把掀開韓信的被子,笑眯眯地拍著韓信:“小韓,快起來,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麻溜的,爺要開會了!”這才像他做事的風格。

其實,劉邦之所以假扮使者的身份來到韓信的軍營,主要原因是劉邦這次被打得太慘,他現在有點像被紅布激怒的鬥牛,不惜一切也要跟這塊紅布(項羽)決一死戰。而且,現在他已經等不及關中蕭何為他補充的新兵了,這才打上韓信的主意。

韓信手裏是訓練有素、歷經戰火考驗的正規野戰兵團,那不比新兵蛋子強百倍?

有歷史愛好者認為劉邦是擔心正常進入韓信會心生嫌隙、有想法或者不配合什麼的?

其實,從歷史進程來看,韓信從始至終都沒有對劉邦產生過威脅,倒是劉邦三番五次搶他的兵權、收拾他。直到他死,劉邦也是又喜又憐,他們之間是一種伯樂與千裏馬的關系。

話說劉邦開始升帳點兵,點完之後,就剩下趙王張耳和新擢升的趙國相國韓信兩個光杆司令,原先韓信手下的整個野戰兵團都被他打包帶走了。劉邦也沒讓他倆閑著:繼續招兵買馬,組建成新野戰兵團後向東攻打齊國。至於武器、裝備,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劉邦這邊從韓信手裏帶走了整個兵團,南邊的彭越一看項羽走了,馬上就敵退我進,大舉反攻,一舉拿下十七個城邑,又一次重振旗鼓、聲勢浩大。

九月,項羽對彭越這種遊擊戰恨死了,就像抗戰時期日本鬼子對八路軍遊擊戰術的害怕和痛恨。項羽決定要速戰速決、快速偷襲,爭取一戰搞定彭越。

臨出發前,他對大司馬曹咎說:“要小心謹慎地把守成皋!許守不許出。就算漢軍要來挑戰,你也千萬不可應戰,只要不讓他能夠東進就行了。我十五天之內必能平定梁地,重與你匯合到一起。”項羽隨即領兵向東進發,一路連戰連捷。

因為劉邦盡管使勁了渾身解數,還是拿項羽沒一點辦法,就想放棄成皋以東地區,派重兵駐紮到鞏縣、洛陽,能擋住楚軍西進他就滿足了。

這時,酈食其給他建議說:趕快再度進兵,收複滎陽,占有敖倉的糧食,那裏貯藏的糧食非常之多。扼守住成皋的險要,斷絕太行的通道,在蜚狐隘口設防抵抗,把守白馬津,向諸侯顯示漢軍已占據有利地形能夠克敵制勝的態勢,這麼一來,天下人便都知道自己的歸向了。”劉邦接受了他的建議。

酈食其於是又提建議說願意去遊說齊王田廣,使他歸順漢,自稱作漢東面的藩屬。”

劉邦很高興,愉快地接受了他的建議。



  

從這裏可以看出劉邦真的氣量大如海!上次酈食其給他提的建議把他氣得把嘴裏的飯都吐出來。這次他卻既往不咎、不計前嫌全部采用。這種不把人一棍子打死、看扁的胸懷氣度,就是今天也是少有罕見的。

果然,酈食其到了齊國憑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了齊王,齊王放下戒備、解除了要塞歷下城的戰備防守,和酈食其天天縱情地飲酒作樂。

就在他們歡天喜地的這時,趙國相國韓信帶領新組建的野戰兵團按照劉邦先前的作戰計劃領兵東來,在將要平原渡口渡過黃河的時候,聽說酈食其已經勸說齊國歸降了,韓信就想停止前進。

這時他的謀士蒯徹勸他說:“您受漢王詔命、按他的作戰方案前來攻打齊國,而漢王只不過是另派密使去勸降齊國,難道又同時發出了詔令命將軍您停止進攻了嗎?您怎麼能不繼續前進了呢?

況且酈食其這個人,不過是個說客,憑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就降服了齊國七十多個城池;而您呢?統率著幾萬人馬,歷時一年多才攻下趙國不過五十多座城池。這樣看來,您作大將軍幾年,反倒不如一個書呆子的功勞大了!”

韓信思考了一會兒,馬上明白並同意了蒯徹的意見,立即率軍渡過黃河。

看到沒?當年長平之戰後蘇代用此(白起)說服秦國丞相範雎,使他和殺神白起發生矛盾,間接害死了白起;秦始皇沙丘之變時,趙高也是用此(蒙恬)打動丞相李斯,使他跟胡亥、趙高沆瀣一氣、狼狽為奸;這次,謀士蒯徹又是用此(酈食其)令韓信改變作戰部署、突襲齊國。這是為什麼?

說到底,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都是希望自己成功別人失敗的;都是決不能容忍別人、競爭對手、特別是曾經的部下、手下建立功勳超過自己的。人性自古如此,沒有例外。

唐朝的軍神李靖在公元630年率兵攻打突厥,更是露骨,他明說是要效仿韓信(“此韓信所以破齊也。唐儉輩何足惜!”),就在唐太宗派使者與突厥可汗協商招降事宜的時候,他卻派兵大舉偷襲,一舉偷襲突厥可汗大營,活捉突厥可汗。立下奇功,可是卻陷他的同事同為淩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唐儉於死地,好在唐儉跑得快,撿回一條命。

請問:這仗李靖打的對不對?

結果就是:公元前203年十月,韓信突然襲擊打敗了齊國的歷下守軍,隨後直打到齊國的都城臨淄。

齊王田廣認為酈食其出賣了自己,就烹殺了他。然後領兵向東逃往高密,派使者到楚國去請求救援。田橫這時逃奔博陽,守相田光逃奔城陽,將軍田既駐紮在膠東。

話說項羽去打彭越,命令大司馬曹咎駐守成皋,漢軍屢次挑戰,楚軍只是堅守不出。於是漢軍派出嗓門大、會罵人的士兵到陣前百般辱罵曹咎,天天在嘴上罵他家祖宗十八代。一連幾天,曹咎終於暴怒,忍無可忍、無須再忍,當即領兵橫渡汜水。楚國的士兵剛渡過一半,漢軍就對它發起攻擊,大敗楚軍,繳獲了楚國的全部金銀玉器和財物。曹咎和長史司馬欣都在汜水之畔自殺身亡。

漢王劉邦隨即領兵渡過黃河,再次收複成皋,駐紮到廣武,取用敖倉的糧食作軍糧。

歷史愛好者對這個橋段是不是覺得有點眼熟?

《三國演義》第五十八回,曹操潼關大戰馬超。曹操先派曹洪與徐晃鎮守潼關,嚴令二人至少要守住潼關十天,沒想到曹洪卻在第十天便丟掉了潼關。

為什麼呢?

因為馬超派人在城下不停地痛罵曹操祖上幾代人,曹洪也跟著躺槍。還解衣脫甲躺在城下,年輕氣盛的曹洪忍無可忍,開關出擊,結果被馬超擊敗並奪取潼關。

現在,劉邦終於和項羽形成勢均力敵、相持不下的局面,一時之間誰也吃不了誰。有句話咋說的?“戰場上得不到的,談判桌上也想得到。”

那盤外招呢?

面對防守嚴密、高掛免戰牌的劉邦,無計可施的項羽終於發現,他手裏還握著一張牌,可以攥住劉邦的小辮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