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歷史

遙望五百年前的冷門歷史人物-方逢時


2021年7月02日 - 歷史小編 / 大天行者 
 

大天行者

這是一個高人研究方逢時之後的有感而發:

你忽然喜歡了一個特別特別冷門的歷史人物,也許是他名字好聽,也許是他軍事紀實文《雲中處降錄》的名字很颯,總而言之,你讀完就很喜歡他。

你開始主動了解他,之前有點疑心他在文集裏自吹自擂,結果看了他同時代別人對他的側面記敘,發現他比自己說的更好。

他沒什麼系統的介紹,也就明史裏面語焉不詳兩千字,沒有別的傳記,你從各種可能沾邊的古籍裏東看一點,西看一點,從別人的只言片語裏拼起他的人生。

後來某天你心不在焉看很久以前保存的別人的照片,石刻“靖寧門”,落款第一個是“總督宜大山西等處兵部侍即方”,你心跳加速,忽然發覺了這只留了一個姓的兵部侍郎是誰。旁邊同樣只有姓的鄭、郭,現在你也知道是誰了。

你看著圖,想起來靖寧門這塊石刻早就被拆下來,成了村民家的後牆。你又從這些人這時的職務知道,刻石是1577年的夏天,他離開宜大之前。即使是夏天,雲中城的晚上也涼。他離開前最後寫了《陳虜情以永大計疏》,五千字,想說的話太長,後來被不太懂軍事的文學教授當作冗長廢話公文的典型來舉例。

你看著圖,覺得他離開前想的“靖寧”二字已經實現了,年輕時寫“憂國頻年雙寶劍,還家萬裏一貂裘”,就像他一生。他若知道如今生民和樂,銷劍為犁,拆石為牆,應該足以高興。

你想去看他親率三千騎,行經的邊地,發現現在都很遠,且荒涼,想起別人調侃的“天下亂則山西興,天下寧則山西不行了”,就覺得也有點高興,天下久不聞兵,邊地的荒涼是可以預料的,於是你想就算遠也可以去看看。

你去查了他的生日對應的陽曆生日,雖然那麼遠的曆法有點亂不一定完全可信,但你還記下了這個日期。

他還是那麼那麼冷門,但你已經覺得很高興,在茫茫典籍裏偶遇了五百年前的他。

主要類別

內容搜尋

熱門文章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