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財富

零售銀行的「新獵場」:誰是財富管理之王?


2021年10月15日 - 財富小編 / 懂財帝 
 

懂財帝

鯤鵬計劃獲獎作者,優質科技領域創作者

懂財帝原創 · 作者|懂財帝從爭奪“零售之王”寶座,到轉型金融科技,近三十年來,銀行業的戰事從未停歇。而如今,這場持久戰又增添了新的競爭要素。據麥肯錫發布的研究報告,截至2020年末,中國個人金融資產已達到205萬億元。預計“十四五”期間,中國個人財富管理總規模還將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長。這意味著,在人口與流量渠道紅利逐漸消失的強監管時代,財富管理這塊“隱形金礦”勢必將成為銀行機構的必爭之地。集結號已經吹響,各方勢力再次秣兵歷馬,開始向新陣地集結進發。招行是跑得最快的玩家,其行長田惠宇在2020年財報致辭中定下了總基調,“大財富管理是我們穿過未來的迷霧所能看到的、離3.0模式最貼近的方向,是“輕型銀行”縱深推進的高級型態,也是在低利率時代打造差異化競爭優勢的戰略支點。”其他股份制商業銀行不甘示弱。光大銀行行長付萬軍提出了“打造一流財富管理銀行”的發展目標;興業銀行管理層要求,要圍繞客戶多元化的財富規劃需求,不斷豐富產品線,加快從“單一產品營銷”向“常態化資產配置”轉變。“資產巨無霸”國有大行們同樣意識到了財富管理業務的重要性。交通銀行在近兩年的年報中均明確表示,“打造財富管理特色是本行的重要戰略目標。”行業正加速變革,所有人都在爭分奪秒。因為早一刻完成業務轉型,銀行就能在資本市場中獲得更高的估值溢價與更豐厚的超額收益,並形成更堅實的護城河壁壘。

穿越周期探尋第二增長曲線經濟周期是所有商業銀行的“爸爸”。而最早從2010年起,中國經濟就開始向“中高速”模式換擋,期間疊加監管政策影響至今。浙商證券發布的研報顯示,以國有銀行為例,淨資產收益率(ROE)從最高點的21.4%持續下滑至2021年3月的10.2%,整體盈利能力下降了一半。

資料來源:浙商證券研究所基於這一宏觀趨勢,懂財帝選取了國有大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中國銀行,以及股份制商業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興業銀行作為分析樣本(以下均用簡稱)。

詳細拆解2019、2020、2021H1的業績數據來看,六家銀行雖然保持了穩健增長態勢。但值得注意的是,受2020年新冠疫情沖擊,銀行淨利潤規模與2019年相比,基本原地踏步。財報顯示,2020年,工行、招行、平安銀行淨利潤增速分別為1.38%、4.86%、2.62%,較上年分別下滑3.52、9.62、11.01個百分點。盡管今年上半年,由於中國經濟全面複蘇,加之去年基數較低等因素,六家銀行的營收與淨利潤雙雙實現了高速增長,但受利率市場化改革影響,利息淨收入等傳統業務板塊盈利能力波動、承壓的局面仍需要關注。

交行財報體現得最為明顯。其2020、2021H1利息淨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6.42%、6.28%,但其2019年利息淨收入同比增速卻高達10.06%。如果再向上追溯,交行2017、2018年利息淨收入則分別同比增長-7.41%、4.83%。平安銀行也同樣如此。其2020、2021H1利息淨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10.77%、6.8%,而2019年利息淨收入同比增速則為20.36%。再往前看,平安銀行2017、2018年利息淨收入分別同比增長3.14%、0.99%。那麼該如何穿越經濟或金融周期,並培育新的增長引擎?參考美國摩根大通等全球性優秀標的的發展路徑,懂財帝發現,以財富管理為核心的非息業務已經成為商業銀行脫穎而出的關鍵。公開數據顯示,近十年來,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板塊(AWM)的淨資產收益率均保持20%以上。如2020年,AWM板塊ROE高達28%,較公司平均ROE高出16個百分點,全年實現29.9億美元的淨利潤,占公司淨利潤比為10.3%。將視線轉回國內,上文已提到,財富管理未來的賽道規模在百萬億級以上。此外,過去十餘年間,銀行機構已初步實現了線上化、基礎智能化,以及業務零售化的轉型。因此當前,銀行業已迎來從MAU向AUM轉化的時代。正如麥肯錫發布的報告所言,生態1.0是銀行傳統業務在線上的延伸,那麼生態2.0時代,銀行將需要在「用戶運營-服務創新-價值創造」上形成經營閉環。實際上,商業銀行們早已開始相關布局,目前在“金融賬戶、線下渠道、多層次客群”三大領域已強於券商、基金公司以及互聯網金融平台。簡單對比來看,在賬戶端,商業銀行依托底層金融賬戶天然具備財富管理的優勢,其能直接為財富管理客群提供“存貸匯”的一體化服務,以強化客戶黏性。在渠道端,銀行最強大的能力在於線下渠道。數據顯示,頭部股份制商業銀行在全國的線下網點規模均超過1000個,工行、中行等國有大行更是在1萬個以上,這些網點機構能為高淨值客戶提供面對面的定制化財富管理服務。另外,在線上,目前部分商業銀行如招行旗下的APP用戶規模、月活用戶規模也已不遜色於互金公司。在客群方面,銀行的優勢主要在於客戶層級全覆蓋,目前大多數銀行圍繞私人銀行客戶-高淨值客戶-普通客戶已建立起完善的分層財富管理服務體系。基於上述優勢,今年上半年,國有大行的非息淨收入規模實現了穩健增長,工行、交行分別增長2.3%、4.67%。中行表現較為亮眼,非息淨收入同比大增17.33%,占總營收比為31.10%,較上年同期提升了3個百分點。股份制商業銀行則呈現爆發式增長。報告期內,平安銀行非息淨收入為253.19億元,同比增長11.3%,占總營收比為29.9%,同比上升0.86個百分點。招行非息淨收入為694.08億元,同比大增20.75%,占總營收比為41.13%。

進擊對壘股份行VS國有大行不過,商業銀行在財富管理領域也存在著一些劣勢。懂財帝發現,在理財產品SKU方面,銀行機構目前的自有產品多為現金管理類和貨基類產品,而多資產配置、權益類等產品不足。因此銀行需要依靠代銷產品來豐富理財貨架,但目前與第三方代銷平台相比還存在差距。中信證券發布的研報顯示,截至今年7月底,公募基金代銷支數排行榜前三位分別為天天基金、盈米基金、中信建投。相比之下,交行、招行、平安銀行則遠在第41、45、50位。除此之外,商業銀行在理財產品賣出與轉換效率,以及申贖費率方面也略有不足。以公募基金的賣出與轉換效率為例,目前螞蟻等第三方代銷平台和基金直銷渠道基本實現了T+1轉入錢包和T+0基金轉換等功能,而大部分銀行機構還停留在T+3的落後時代。但禍兮福所倚。行業痛點與困局的出現,也為頭部商業銀行突圍登頂提供了潛在契機。尤其自去年權益市場爆發以來,銀行們更是紛紛湧入公募基金這一細分賽道。

根據公開信息與2021H1財務報表,懂財帝將銀行機構的主流打法分為三類:平台開放化、產品效率與費率變革、客戶分層精細化運營。其中,平台開放化方面,交行於去年年底率先與易方達基金、南方基金、中歐財富三家首批獲得基金投顧業務試點資格的基金機構推出了基金投顧平台;平安銀行也在今年6月聯合易方達、匯添富、中歐等基金公司打造了銀基開放平台。招行的布局最為宏大,於今年7月正式發布了財富開放平台。據悉,目前該平台已有百餘家知名基金公司、40餘家私募機構、超30家保險公司、25家信托公司、16家貴金屬公司、9家銀行理財子公司加入。在產品效率與費率方面,招行率先“革自己的命”以掀起變革浪潮,平安銀行也緊跟其後,二者的策略均是將A類基金的代銷費率降至一折,同時大力布局前端0費率的C類基金。對於客戶的運營策略,上文提到銀行搭建了“私人銀行客戶-高淨值客戶-普通客戶”的分層財富管理服務體系。但需要指出的是,私人銀行客戶與高淨值客戶是當前各方勢力最主要的發力點。直接結合財報與中基協披露的數據來看結果,綜合來看,目前招行、平安銀行等股份制商業銀行在財富管理領域的布局與成果暫時領先於工行、建行等國有大行。如在基金代銷方面,二季度,招行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規模為7535億元,較一季度環比增長824億元,遠高於銀行同業。非貨幣市場公募基金保有規模為7961億元,位居行業第二,僅次於螞蟻基金。另外,各家理財子公司的資料顯示,上半年國有六大行非保本理財時點規模合計減少6031 億,其中主要是工行和建行規模下降均在3000億以上。而同時期,9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理財規模增長3845億元。從淨資產收益率(ROE)來看,股份制商業銀行旗下的理財子公司年化ROE也遠高於國有大行。今年上半年,招銀理財、平安理財、興銀理財年化ROE分別為37.73%、54%、29.39%。相對比,工銀理財、中銀理財、交銀理財年化ROE僅分別為3.93%、9.05%、13.39%。

致勝未來誰能轉動財富管理的密鑰?中國正加速走向共同富裕新時代,田惠宇認為,大財富管理已成為打通供需兩端、服務實體經濟、助力人民實現美好生活的主要“連接器”。時代在召喚,商業銀行機構們該如何把握住財富管理的黃金發展周期,成為中國版“摩根大通”?繼續參考摩根大通的發展路徑能發現,其財富管理業務的核心競爭力就在於渠道端實現線上線下觸達客戶,以及形成了以商業銀行為核心的高淨值客戶和機構客戶導流體系。在服務端,盈利能力為王,摩根大通強大的投行、商行和資管能力實現了有機結合。2019年數據顯示,摩根大通十年期的公募產品中,約88%的AUM的市場表現超過行業平均。對此,中信證券總結道,未來的財富管理行業中客戶體系、生態體系為王,這要求商業銀行們建立高黏性客戶生態,從賣方銷售向買方投顧轉變、打造差異化客戶服務、繼續布局完善的財富開放生態。在其中,懂財帝認為,從賣方銷售向配置理財顧問,再向買方投顧轉變,與客戶實現深度利益綁定是當務之急。多位行業資深人士也表示,這一模式完全以客戶為中心,將帶來高客戶黏性。其實,財富管理業務的數字化服務能力也是破局關鍵。波士頓咨詢發布的報告測算,以AI為代表的智能化技術可以幫助整個財富管理市場的資產管理規模實現25%—50%的增長,並助力各類機構實現15%—30%的收入提升及25%—50%的利潤改善。而在數字化轉型方面,招行、平安等股份制商業銀行同樣跑在了行業前列,國有大行仍有提升空間。但同時需要注意的是,在當前這個強監管時代,合規經營、防範金融風險應放在發展財富管理業務首位。此前據報道,由招行代銷的大業信托·君睿15號(九通基業)項目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簡稱“君睿15號”)於今年8月14日到期後未向投資者分配2021年第二季度的利息。另外2021H1財報顯示,招行表外預期信用減值損失從19.23億元暴增至136.62億元。同期,平安銀行表外預期信用減值損失也從3900萬元增長至20.01億元。毫無疑問,財富管理已如同“雙刃劍”,商業銀行們的任務不僅是找到使用它的正確方式,還需要時刻守住金融合規風險的底線。參考資料:1 | 中信證券,肖斐斐、彭博,《從銀行中報看理財發展》2 | 中信證券,肖斐斐、彭博等,《銀行財富管理戰略如何升級?》3 | 浙商證券,梁鳳潔、邱冠華,《財富管理,價值重估——重構銀行估值體系》說明:數據源於公開披露,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FIN -

主要類別

內容搜尋

熱門文章 - 閱讀